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曹德旺:人做好了,做生意就好做了

  03

  1968年,曹德旺结婚了,他把妻子留在家里照顾母亲,开始自己独闯天下。

  他种过白木耳,当过厨师,修过自行车,做过果苗销售员,尝遍底层生活艰辛。1976年,他参与筹建福清市高山镇异型玻璃厂,当起了采购员。1983年,他承包了这个濒临倒闭的小厂。1986年,他开始涉足汽车维修玻璃,此后不久,他们用自己生产出来的汽车玻璃,打破了日本汽车玻璃对中国市场的垄断。1987年,他建立了福建耀华汽车玻璃公司。

  这个福建耀华汽车玻璃公司,就是福耀玻璃集团的前身。

  再后来的故事,大家已经知道很多了。福耀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供应商,曹德旺也成为了名震天下的玻璃大王。他是不行贿的企业家,“没送过一盒月饼”;他是行大善的佛教徒,从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累计个人捐款已超过110亿元人民币。2009年,他从全球43个国家和地区代表中脱颖而出,荣膺“安永全球企业家2009大奖”,成为该奖设立以来首个华人得主。2016年,他获颁全球玻璃行业最高奖项——金凤凰奖,评委会称,“曹德旺带领的福耀集团改变了世界汽车玻璃行业的格局”。

  他自己的总结是,“这辈子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做一片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玻璃。”

  这两年,他多次呼吁减轻企业税负,引起社会诸多共鸣。当然,也有很多人断章取义曲解他的意思。但他似乎不太善于保护自己,对于减税这个问题,你若问,他还是会坦诚回答。他胆子大、敢直言,这是出了名的。他认为自己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社会的事情,对国家更不要讲了。在他看来,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他是为了国家好去提的意见,而不是为了它不好去提意见,因此他也没有什么思想负担。

  当然也没有什么人敢来批评他。他也没有什么压力。

  而我一直关心的是,这样一位潜心制造、笃定专一的企业家,他的发展观是如何塑造的?这样一位矜贫救厄、乐善好施的企业家,他的财富观是如何形成的?这样一个早早就体验到现实残酷的穷孩子,是什么支撑他没有迷失在对财富和权力的攫取当中?

  有人告诉我,曹家四代信佛,曹德旺也是一位佛教徒,所以一切都顺理成章。但是在现实社会中,很多人都烧香念佛,很多人都在修心之路上耕耘,当他们的理想与现实利益冲突,那么不管在修行路上学到了什么,现实利益还是会击败他们内心的善,他们仍会变成自私甚至作恶的人。很多人学佛,他不是信,而是用。这样的人,在这个纷乱的社会中必然时刻面临两难的选择,也自然容易陷入到作恶的泥淖。

  那么我们应该信什么?尤其是对我们这些没有学佛的人来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曹德旺说:“要信他,要相信别人,要相信天的存在。你对谁都不相信,那么你的心肯定是非常丑恶的。如果你对谁都不相信,也必将一事无成。”

  所以,我更愿意与大家分享曹德旺小时候所受到的家教。一个人最初的精神密码,一定来自于他眼睛里反射出来的世界。在那个小商小贩还被视为犯罪的岁月里,他的父亲仍然教育他用心做事;在那个饭都吃不饱、衣服补丁要打到里三层外三层的岁月里,他的母亲仍然教育他“穷要穷得清,富要富得明”。毫无疑问,他们在艰苦岁月里所抱持的人生观、价值观,对曹德旺的一生有着最强烈而深远的影响。家教不是宗教,但在很多时候,它的法力可以胜过任何宗教。

  那才是他真正的、永不枯竭的思想资源。那其实是我们这个民族从未彻底熄灭过的精神的烛火。

  而经商与种树一样,要做时间的朋友,要有恒心和耐心——这一来自日本布店老板的启蒙,经过两代人的传递,最终也汇入了灌溉福耀这颗大树的神秘涌泉。

  2010年,曹德旺捐资成立河仁慈善基金会。2011年5月5日,在河仁慈善基金会成立大会上,曹德旺先生与其妻子陈凤英女士,宣布向河仁慈善基金会捐赠所持福耀集团3亿股股权,总价值35.49亿元人民币。

  河仁基金会的名称,正是来自曹德旺先生的父亲曹河仁。曹德旺说,这一名称中,蕴藏了“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的深意。

  访谈

  佛教实际上是教你怎么做人,人做好了,你做生意就好做了

  仲伟志搜神记:面对当前的经济大环境,我看你似乎一点儿也不焦虑。你就没有什么抱怨?

  曹德旺:那不会,反而现在有一种责任感。不管我们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不管我们取得了多大成就,都和社会、和国家分不开,没有大家的支持和投入,也不会有我们现在的成材。所以,有什么可以焦虑的?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仲伟志搜神记:这个时代,都说“搞投资吃肉、搞实业喝汤”。这么多年来,你坚守在制造业,一以贯之,是什么力量支持你?

  曹德旺:这个总之就是不忘初心吧。因为我自己能正确认识自己,我就是这块料。像去碰互联网、去做房地产,去忽悠人家,根本不是我的擅长。当然他们会成为大亨,会成为首富,那这个事情,是他们需要的事情。我认为我这个角色,在这个舞台上也有人看就可以了。

  仲伟志搜神记:就没有人劝过你吗?你就从来没有动摇过吗?

  曹德旺:那很多人劝过我。现在每天还有很多人给我发短信,动员我做这个,动员我做那个,我连理他都不理他。你看我手机上,今天还有人这么说。但是任凭你说的天花乱坠,说了也白说,我不会参与到你那里面。我做福耀这个事,不仅仅是为了钱来的。

  仲伟志搜神记:有些人说,学佛的人应该放下俗务,寻求自在与逍遥。但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一个佛教徒与众不同的一面,或者说,我看到了一个佛教徒更积极的人生追求。你在积极做事,却又看淡财富。我一直很好奇,你的人生态度,究竟是乐观的还是悲观的?在你看来,佛学是鼓励乐观还是鼓励悲观?

  曹德旺: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修得不够深。从我个人的观点,它鼓励乐观,也鼓励悲观。慈悲慈悲,先悲后慈,首先要培养悲悯之心,能够有同情心、关爱心,那你如果对别人的灾难、别人的困难都麻木不仁的话,你做再多的事情,方向可能都是错的,那你怎么关爱人家?我理解,佛教是教导我们怎么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问题,就是要用退让的办法迁就社会。但是退让并不是不做事,看是用什么姿态做事,要看做事的目的。我们中国的宗教文化大多数提倡上善若水,水是处在低洼处,处在最低处,但是水是人类的生命之源,它做了不计其数的好事。它虽然是处在最低处,但多高的山它都可以爬上去,从山顶上过去。它可以承载万物,过长江、漂洋过海,那么多国际贸易都是通过它们进行的啊。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鼓励悲观或者鼓励乐观的问题,佛教实际上是教你怎么做人,人做好了,你做生意就好做了。实际上做生意不难,关键难在做人。你做人如果真正有同情心、真正有关爱心,能够把贪、嗔、痴、慢、疑这些都戒掉,不会和人家争风吃醋,自然就和社会不会有很大的矛盾了,你所做的事情,才可能是真正的善业。

  仲伟志搜神记:你说你是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但我认为这不是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而是一个不断学习和不断提高的过程,你的影响资源主要来自哪里?来自佛教还是圣贤经典?

  曹德旺:应该都有,还有更多来自于社会。我的特点是什么呢?我不是科班出身的,但又很喜欢读书,又很喜欢钻牛角尖。因此,后来是甩开科班那条路,自己去学的。因此,学的东西很杂,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你问我哪一派,我不知道。

  仲伟志搜神记:说到读书,我记得你好像说过,83、84年的时候是你读书最多的时候。

  曹德旺: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小时候辍学,仍然想读书,怎么办?我就捡哥哥读过的书念,边放牛边捡柴禾边自学。看不懂的字就问哥哥,哥哥不在身边时,就用字典和《辞海》查找。那时候一本字典8角钱,一本《辞海》3块钱,是割了三年多的马草才攒够了钱买下的。读书最多的时候是粉碎“四人帮”以后。粉碎“四人帮”以后我的日子很好过,有好几万块钱,那时候几万块钱多牛逼。再加上那时候国家放松控制,可以借到书、买到书了。到了78、79年的时候,那时候什么书都有了。76年刚打倒“四人帮”,77 年我就可以借到《第三帝国的兴亡》这样的书。一直到现在,我仍然爱看各种书籍,并有一个怪癖,到我家千万别向我借书或要书,再好的朋友我也不会给,有点爱书如命。

  仲伟志:那时思想解放刚刚开始,一个启蒙时代刚刚开始。

  曹德旺:对,那时候刚好又有时间,当采购员,不是很大的任务,我可以用很短的时间完成更多的任务,整天没有事情做,反正就是读。

  仲伟志:我与牟其中先生有过不多的交流,他是中国企业史上很耐人寻味的人物。我很佩服他,也很同情他,那么多年他一直充满着冒险的激情,渴望表达自己的思想和主张,在监狱里也没有停下思考与写作。但我觉得,他的最终结局,与他的思想资源是有关系的。很多企业家会将一些政治伟人的思想理论运用到企业的发展战略当中。很大程度上,牟其中是被某种浪漫主义和激进主义给害苦了。

  曹德旺:这就是他没有学佛的结果。佛要灭我,提倡无我。无我怎么讲呢?第一个无我就是观法无我,天下任何方法,任何法律法规,都是因为发生了某件事情才设定的。它是去治理那些前面的东西。办法的法、法律的法,都是。但是任何事物的形成,有它各方面的因素、要素。它不是单独的事件。因此解决问题不能够用“我曾经见过”,你见过,但你那个事情和这个事情是不一样的。表面上好像很相似,但是内在和外在的很多东西——比如人的因素、环境因素——各方面分析起来,肯定是不一样的。因此,你用老办法解决新问题,那肯定有问题。因此佛说观法无我,法无本尊,法没有固定的方式,各有各的法,法是因缘而生,因为发生了这个事情才产生出来的。缘尽法灭,这个事情解决了法就灭掉了。因此《金刚经》上面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它就像闪电一样,闪了过去你抓不到它的。观法无我是这样来理解的。而如果自己先入为主,认为自己比别人高明,根本谁说都拉不动,这是一种执念障,是一切痛苦的根源,这个是要破除的。

  牟其中可以理解。他当初被抓,是时代的事情。我分析了他的案例,他刚开始是换了一条飞机回来,让他赚了一笔钱,后来他做大了,就去申请开信用证,银行给他开,他信用证贴现又拿去贷款做了生意。当时他弄了这个事情,但是判得太重。按照国际法,他这样做等于是欺骗银行,他信用证不能拿去贴现。这一点有错,但在香港是不判刑的,因为你银行有责任。你银行为什么要开给他呢?你不是有规定吗?贷前审查,贷后检查,贷中调查,这些事有没有做过呢?你知不知道信用证业务开出去,信用证和发现金是一回事,你贷款需要他担保,信用证为什么不叫他拿抵押物来抵押?这是你的失误,不是他的失误。

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曹德旺:用一大杯凉茶换来人生第一桶金

曹德旺:年轻人创业 别先想着做富豪

玻璃大王曹德旺的新烦恼 福耀美国操作工身亡

曹德旺宗庆后等大佬谈创业:九死一生也要创业到老

曹德旺:有人批评我到美国去投资 这个是错误的

搜索更多: 曹德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