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马云又复制了九个支付宝 剑指东南亚市场

  9月2日晚,杭州杰出市民代表马云,还穿着一身银色中式长衫,直接登上2018雅加达亚运会闭幕式,向亚洲人民发出了邀请:Welcome to Hangzhou!

  那时候他还没宣布要退休,但退休的计划已经在心里准备了十年。在此之前,马云在亚洲各地复制了九个新的“支付宝”——蚂蚁金服在印度、泰国、菲律宾、印尼、韩国、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和中国香港,与境内外合作伙伴共建了九个本地电子钱包。他为此频繁往返东南亚,或者在杭州会见各国政要,跟他们聊中国的移动支付经验。

  不止马云,支付宝也亚运会闭幕式上露了脸。在现场播出的杭州亚运城市形象宣传片里,支付宝的刷脸技术一闪而过。

  2015年3月,马云最早在德国的汉诺威展现这项当时并不成熟的支付技术,观众里有德国总理默克尔。中美支付巨头们都对此野心勃勃,他们知道移动支付才是未来的方向,PayPal甚至还曾计划在2016年前就让英国人丢掉传统钱包。但马云和他的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采取了一种中国人最熟悉的曲线策略,优先选择占领亚洲市场,而非去智能手机更普及的欧美发达国家与美国同行火拼。现在,他不仅人来到了雅加达,更多的“支付宝”也早已在东南亚生根发芽。

  三年前,蚂蚁金服投资印度移动支付公司Paytm,开始全球化本地钱包的战略。得益于与中国相差无几的人口基数和激进的业务扩张,现在Paytm的用户数从2500万增长到2.5亿。算上前述九个市场,再加上中国内地,与支付宝有关联的移动支付业务进入的市场人口总和,已经接近全球一半。

  搭火车的印度、骑大象的泰国、开摩托的印尼,显然,蚂蚁金服不希望在这些还处在初期却充满潜力的市场失去先机。在这些国家,蚂蚁不仅投入巨资组建移动支付的合资公司,还从本部派了大量团队支持当地。

  仅在菲律宾,过去的一年多来,蚂蚁金服就陆续派遣了三四十名遍布技术、产品、运营、市场等岗位的员工去到所投资的本地钱包公司Mynt,与当地员工一起工作,一起经营公司旗下菲律宾最大的电子钱包GCash。这些中国人常常往返于马尼拉和上海、杭州之间,每周花在旅途中的时间来回就有十几个小时。蚂蚁全球本地化菲律宾负责人沈奕飞开玩笑说,后来马尼拉到上海的航班都多了一班。

  当然,东南亚的冒险远不止于此。

  场景第一,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宝贵经验

  如果不是行业人士,很多人其实听不明白互联网人常说的“场景”到底指代何物。

  举个例子,支付宝最早脱胎于淘宝,也就是应在线网络购物的需求而生,目的是为了解决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信任问题,“你敢付,我敢赔”,以最终促成交易,这就是一个场景,它沿袭自PC时代。而被马云评价为“偷袭珍珠港”的微信红包是另一个场景,它在极短时间里使得大量微信用户绑定了银行卡,开通微信支付,目的就是为了给亲朋好友发个过年红包,结果却使得原本羸弱的腾讯财付通一举与支付宝在中国市场可以分庭抗礼。

  当电子支付市场在国内的格局进入僵持,顺理成章地,蚂蚁金服将这套从场景出发的产品理念出海带到了东南亚。

  千岛之国菲律宾2017年的人均GDP不到三千美元,约为中国的三分之一。但这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消费驱动型社会——70%的GDP由消费拉动。菲律宾大部分私营机构和公司采取的薪金发放制度是每两周给员工发一次薪水,甚至有的已经像澳大利亚一样每周发工资。薪酬制度影响了菲律宾人的理财观念,人们对收入的分配就相对比较短期,因此也更加敢于去消费,愿意去消费。

  这导致菲律宾的民间商业形态有非常鲜明的本地特色。首先,在菲律宾人的消费场景里,他们习惯于购买小包装商品。比如用的洗发水会一包一包买,抽的香烟也会一根一根买,连电话费充值都是用一天充一天,颇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意思。因为习惯了消费,普通的菲律宾人也会产生大量小额借贷需求。

  由于成本因素,传统的大银行和金融机构并不会来满足这些海量而零碎的需求。这就给了像电子钱包GCash这样的移动支付产品机会。与支付宝的发展路径一样,Mynt公司用GCash电子钱包来满足菲律宾用户的日常小额支付需求,进而衍生出汇款、小额贷款、征信等新业务,以逐渐成为一家综合性的Fintech公司。

  按照实际需求,从一个业务衍生出另一个业务,这也是阿里系公司一直擅长的风格。

  Mynt公司CEO Anthony Thomas是花旗银行出身的印度裔银行家,具有多年的金融背景,曾在不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银行业服务。但现在他对技术的感觉更加兴奋。“因为技术是GCash的基础,而金融提供了适配的场景。”Anthony Thomas向36氪解释。他在最近的两三年里已经去过八次中国杭州,他深知移动支付未来的发展形态可能会怎样。

  Mynt公司CEO Anthony Thomas

  尽管银行业渗透率低,但菲律宾的手机却基本上实现了全覆盖,其中智能手机占比约40%。GCash目前作为菲律宾最大的电子钱包,用户数将将才达到800万,在比例上也还远远无法与中国相比。但沈奕飞希望三到五年内,GCash的用户数量能达到两千万。

  “当五个菲律宾人里面有一个是GCash的活跃用户,那么这个市场将迎来一个爆发点。” 沈奕飞说。

  另一个有利因素是,菲律宾的人口增长率极高,23岁以下的人口约占60%,这意味着大多数菲律宾人将更容易接受移动互联网等新事物,整体社会充满朝气。在马尼拉,不管是贫民区还是CBD,当地的年轻人会聚集在每一个街头,美式文化背景也使整体社会氛围更加开放。

  与菲律宾不同,马来西亚的本地电子钱包TnGD(Touch’n Go Digital)则选择从各种交通场景切入。

  除新加坡和文莱之外,马来西亚是东南亚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并且产业结构相对完整,拥有石油、汽车、钢铁、橡胶、电子等多种工业。电子钱包TnGD是蚂蚁金服与当地合作伙伴TnG(Touch‘n Go)合资成立的公司,而TnG本就是马领先的支付服务供应商。马来西亚三千万人口,TnG发行的实体预付卡就有两千万活跃用户。而其中最大的国民应用场景就是交通。

  在吉隆坡的公交、地铁、铁路、高速公路等场所,与中国的微信支付宝铺设力度类似,随处可见提供TnG刷卡的提示标识。于是,电子钱包化的TnGD所需要做的,就是教育原来习惯用TnG实体卡的用户,进一步学会使用功能更丰富的TnGD。

  更多的本土互联网公司都在从交通场景里衍生出其它业务。滴滴、软银投资的东南亚出行巨头Grab除了可以打车、送外卖,去年还在新加坡推出了支付业务Grab Pay,今年6月又扩张到了马来西亚,并且显然将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会出现Grab的绿色logo,他们为此准备了充足的弹药。据FinanceAsia,今年4月份之后的短短几个月里,Grab一共融资30亿美元。

2页 [1] [2] 下一页 

我去支付宝香港首家无人店看了看,店内竟有7名员工

微信支付宝成日本主流商店结算方式 商家:我扫你

中国的淘宝 支付宝正在被东南亚快速复制

支付宝建小程序事业部 或投10亿激励创业者

支付宝在香港开设无人服装店

搜索更多: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