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祸不单行的加多宝,和它飘渺的三年上市梦

  今年6月,加多宝集团总裁李春林在给员工的《动员令》中高喊:“奋战45天,做到有凉茶的地方,必须有加多宝,有加多宝的地方必须有红罐与金罐。”

  与此同时,他频频在主流媒体上发声,表示要在三年内实现加多宝上市的计划。

  然而,近期的加多宝却是祸不单行。先是“妖股”中弘股份一起离奇的重组声明,将加多宝遮得严严实实的家底公开在公众眼前,暴露了公司资不抵债的境地;随后,“老伙伴”中粮包装火上添油,表示对加多宝提起的仲裁已经步入初步阶段,并宣称,“从今年3月开始,一个加多宝的罐都不做了。”

  看来,多年来一直专注于为人们去火的加多宝,先要想办法扑灭自己身上的燃眉之火了。

  离奇声明折射高层动荡?

  在最近沸沸扬扬的中弘股份债务重组事件中,来自中弘股份的一纸协议书,让加多宝陷入舆论的漩涡。

  根据中弘股份的重组协议书,加多宝的授权人为黄伟清。由中弘股份出具的《委任书》显示,黄伟清被加多宝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为加多宝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负责集团对外一切事务,《委任书》的落款时间为8月25日。

  而加多宝则宣称,“加多宝集团从未对黄伟清先生出具任何授权”。

  根据现有报道,黄伟清对于加多宝的确是个局外人。今年3月21日,加多宝宣布解除集团总裁王强及集团副总经理徐建新所有职务,任命李春林担任集团总裁,主理加多宝及昆仑山一切事务。从那以后,加多宝发布的资讯、公司内外活动出面的均为公司总裁李春林,其他公开资料中也未出现黄伟清。

  如果中弘股份的说法属实,黄伟清在加多宝的身份,必然与总裁李春林的职责冲突。这也让人不由得怀疑:究竟中弘股份出示的《委任书》是真是假?加多宝的高层动荡是否仍在持续?

  此事也“顺带”引发了外界对加多宝的中低层裁员风波的关注。债务重组事件后,不少媒体向原来加多宝的工作人员问询,发现不少人已经离职。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7年,两家由加多宝集团100%控股的子公司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和浙江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缴纳社保人数共减少1014人。此外,从2017年至今,加多宝陷入了多起劳动纠纷与仲裁中。

  业绩被意外“扒底”

  此前,对于加多宝旷日持久的高层变动及裁员风波,有专家猜测与加多宝业绩连年下滑有关。但由于加多宝业绩披露的数据极好,上述猜测并未得到过证实。

  中弘股份此次的协议书却无意间将加多宝的家底给“扒”了出来。协议书显示,2015年到2017年,加多宝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5.83亿元。到了2017年,加多宝的净资产为-3.45亿元,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地。

  而根据加多宝以前主动公布的财报,2015年到2017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50亿元、240亿元和150亿元。此外,加多宝集团品牌管理部总监向云曾在媒体上声称,2016年加多宝的销量增速不低于两位数。

  两者公布的数据差距如此巨大,实在让人惊讶。对此,加多宝发布声明称“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状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但中弘股份则显得十分“无辜”,表示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给公司,并非捏造。

  对此,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表示,中弘股份公布的加多宝业绩应该是真实可信的。他认为,已经“退无可退”的中弘股份没有理由故意这样极其容易被拆穿地发布虚假信息。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加多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