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热门资讯频道 >> 正文
天津大通实控人连失“两城” 大通燃气或易主耿建明

  兜兜转转,李占通还是选择了放弃大通燃气(000593.SZ)的控制权。

  7月10日,大通燃气控股股东大通集团与荣盛控股签订《股份转让意向协议》,拟以10亿元的总价,向荣盛控股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转让29.64%的股权。若本次转让实施,公司实控人将随之变更。

  需要指出的是,荣盛控股正是河北上市房企荣盛发展(002146.SZ)的控股股东,公司实控人为耿建明,大通燃气实控人也将大概率由其接任。

  反观大通集团,今年6月刚刚转让了红日药业(300026.SZ)10%的股权,自此李占通失去了对该上市公司的控制权。那么,又是什么促使他如此急于抽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李占通个人资金链存在不小压力,今年6月大通集团便曾经先后两次补充质押大通燃气股份,同时其持有的红日药业股权质押比例也高达98.93%。

  “大股东财务状况不了解,但是从他近几次补充质押,以及二级市场的运行情况来看,此次出让股权可能是出于个人财务安排的考虑,比如降杠杆的目的等。”大通燃气董秘郑蜀闽7月11日回应称。

  从引进“外援”到让壳

  一开始,李占通并不想让壳。

  今年3月20日,大通燃气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直至6月10日发布终止重组公告后,交易标的方才曝光,即曾经闯关IPO失败的江苏奥赛康药业100%股份。

  只是,最终大通燃气以“各方在公司交易税费的承担、交易对价等核心条款上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为由,终止了本次资产重组事项。

  而奥赛康药业如今则转投到了东方新星(600753.SH)的怀抱,寄希望以此实现借壳上市。

  需要指出的是,大通燃气与奥赛康未能谈拢的原因,可能与第三方的介入有关。

  6月8日,大通集团与深圳德福基金和浙江丹鼎投资签订了《战略合作意向书》,拟由大通集团向德福基金及丹鼎投资(或两家公司指定主体)合计转转让10%股权,引入两家公司成为战略股东。

  由于大通集团直接持有大通燃气40.94%的股权,即使引入德福基金、丹鼎投资进入,上市公司控制权仍然牢牢掌握在李占通手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上述两家战投均具备一定操盘经验,如德福基金曾经接手过已经退市的*ST国恒,而丹鼎投资的石峰则出身于赛富投资基金。

  德福基金、丹鼎投资也做出承诺,“愿意充分发挥其在大数据产业、数字经济、智能制造、医疗大健康等产业创新领域丰富的投资经验及已投资的优质企业资源,愿意短期内与大通燃气进行深度合作并向其注入优质资产。”

  只是,李占通已经没有过多的等待时间了。

  重组预期落空背景下,6月11日复牌后,大通燃气从6.9元一路下跌至4.55元,为此大通集团今年6月先后两次补充质押。

  于是,李占通另结新欢。7月11日,大通燃气公告,大通集团解除与德福基金、丹鼎投资的任何交易和拟议交易,转投荣盛控股。

  据公告,大通集团拟按照9.41元/股的价格,向荣盛控股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转让大通燃气29.64%的股权,转让价格合计10亿元。

  若本次交易成行,荣盛控股或其关联方也将以29.64%的股权跃居大通燃气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届时实控人也将大概率变更为荣盛发展掌舵人耿建明。

  对此郑蜀闽表示,“目前大股东与荣盛签订的只是意向性协议,还需要经历尽调的流程,尽调团队还未进驻公司。”

2页 [1] [2] 下一页 

亏损加剧 四川大通燃气“断臂”求生

商业零售黯然退场 大通燃气“独爱”燃气单主业

搜索更多: 大通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