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热门资讯频道 >> 正文
独角兽巨头宁德时代隐忧:盈利增长式微 溧阳项目搁置

  盈利增长逐渐式微、溧阳项目搁置 “独角兽”巨头宁德时代隐忧

  偏安于福建东北部的宁德,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截至第六次(2010年)人口普查,还不足400万人,主体经济是农林业。这个小城,因为两件大事逐渐被公众知晓,一件是总书记曾经履职于此,另一件就是存在一个估计1300亿元的锂电池巨头企业——宁德时代。

  4月4日,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ATL,以下简称“宁德时代”)获得发审委审批过会,预计将于5月完成IPO。从首次发布招股说明书到成功过会,前后不足5个月,整体用时虽然不比富士康,但也领先于百余家尚在排队的企业。

  不论是2017年12月胡润发布的“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还是今年3月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宁德时代均榜上有名。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一般而言,只要达到10亿美元以上估值、创办时间相对较短的公司,都可以统称为“独角兽”,而宁德时代就是典型。

  这家成立不到7年的公司,是如何完成千亿估值进程的?又有哪些力量成就了“独角兽”的今天?

  “独角兽”养成:7年估值过千亿

  2011年,拥有多年锂电池从业经历的福建宁德人曾毓群,或因闵系商人惯有的敏锐和冒险特质,适时地察觉到了动力电池领域的巨大商机,开始创办宁德时代。

  2000年前后,曾毓群曾和同属于老东家——全球知名的独立硬盘供应商SAE体系的梁少康、陈棠华等人组建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TechnologyLimited,以下简称“ATL”),一家注册地在香港、工厂在东莞的3C电池制造商。

  ATL不仅是苹果手机电池供应商,还因为解决了电池包反复充放鼓包问题,以及在2016年的三星手机“电池燃爆门”中优异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成为业内口碑企业。ATL的技术优势无疑惠及了宁德时代的发展。“宁德时代引进了一套先进的日系装备,而且又有ATL的技术背书,在早期发展阶段就比一般企业起点高。”曾多次到ATL、宁德时代考察过的汽车行业资深专家陈光祖说。

  让宁德时代声名大噪的,是在2012年成为华晨宝马的供应商。彼时在国内,电池企业寥寥无几,颇具口碑的比亚迪的电池并不外销,仅供自身量产汽车。而中国政府配套的补贴政策使得外资企业更倾向于找本土电池企业。

  据了解,基于ATL苹果手机供应商的基因,华晨宝马的橄榄枝伸向了宁德时代,但过程并不轻松。网上流传的版本是,宁德时代为了成为华晨宝马的供应商,死磕一份800页德文生产标准说明书,测试和试运营的时间长达两年。

  “我们早期在做项目推介时,提到宁德时代基本上就是‘宝马的电池供应商’。”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汽车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田泽普说。在她看来,跨国豪华车企对产品质量的要求,是最好的品牌说明,极大地区别了宁德时代和其他动力电池制造商。

  “宝马一战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深圳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一位资深技术人员告诉记者。据他介绍,与华晨宝马的合作,不仅仅是带来了知名跨国企业供应商的品牌效应,而且对宁德时代自身来说,在技术水平、研发能力以及运营管理上都会有很大的提升。

  2012年之后,宁德时代相继成为宇通客车上汽集团、北汽集团等国内汽车头部企业的动力电池供应商。据天风证券3月份的一份研报,在2017年第1~10批新能源汽车推荐应用车型目录中,宁德时代配套的车型达到378款,远超其他同行。

  “这些车企在发展新能源汽车方面的巨大空间也会进一步促进宁德时代扩大规模、节约成本,形成资源集群效应。”普华永道思略特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说。

  以技术发家的宁德时代,似乎比同行企业更加清楚核心技术的重要性。截至2017年底,宁德时代拥有研发技术人员3425名,907项境内专利及17项境外专利,正在申请的境内和境外专利合计1440项。同时期同为头部电池企业的国轩高科是1114人,其他二线电池企业在600~700人之间。

  在研发投入上,2015~2017年宁德时代的研发费用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93%、7.27%、8.02%,高于同行水平。

  “一个是技术,一个是客户,这两样是宁德时代成功的核心因素。”一位研究锂电池的证券分析人士说。

  招股说明书中援引的高工锂电池的研究数据显示,过去3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系统销量分别为2.19GWh、6.80GWh、11.84GWh。2017年更是占据中国市场三成份额,超过比亚迪、松下等国内外知名企业,摘得全球动力电池销售桂冠。3月,大众汽车宣布宁德时代为其中国市场的首个电池供应商。

  隐形“护航者”:日本TDK 株式会社

  研究宁德时代的成长历程,背后一直有两只无形的手在为其“护航”,一只为TDK,另一只是政府。他们的共性在于,从资本加持到配套企业,在企业发展的多个层面留下足迹。

  TDK 株式会社(日本上市公司,股票代码:6762.T)是全球知名的电子工业品牌,主要提供3C产品的电子元件。在4月4日发审委的提问中,除了常规的尽职问询,多个问题涉及TDK和宁德时代的关联性。这一方面出于对上市民企外资股比的审查,另一方面也披露了TDK曾经以及目前与宁德时代的关联关系。

  根据招股说明书,TDK是ATL的实际控制方。2014年4月~2016年6月,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任TDK副总裁、高级副总裁等职务。2015年10月,ATL将所持宁德时代15%的股权转让给了宁波联创,股权转让完成后,新能源科技不再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的股权。

2页 [1] [2] 下一页 

宁德时代IPO背后:百亿项目延缓 招股书数据“打架”

宁德时代去年净利40亿 更新招股说明书求IPO“放行”

宁德时代扣非净利润24.7亿元 下滑16%

比亚迪宁德时代千亿市值背后:是否上演黄雀在后未知

警惕宁德时代高增长背后的风险

搜索更多: 宁德时代


商报排行


商报排行


网站简介 - 刊登广告 - VIP会员 - 开放平台 - 内容制播

权威商业媒体 零售淘金门户

Copyright (c) 2003- 浙ICP备13037369号 红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