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热门资讯频道 >> 正文
90后女孩整形致残事件调查:胡博士美容医院仍在营业

  家属质疑美容院提供病历的真实性

  从ICU出院后,王丽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康复治疗。家属认为,胡琼华给钱一直不痛快,“按规定,住半个月,我们需要办理出院,胡琼华负责结清医药费,我们再办理入院。后来,我们催他几次,他才派人来医院交费,把发票都拿走了。”

  王小林说,为了给胡琼华和自己省钱,2017年年初,王丽回到吉安的医院做康复治疗。看到女儿的情况没有好转,家人不甘心,他们打算带着女儿去北京治疗。在红谷滩新区公共卫生服务中心蹇科长的调解下,胡琼华答应承担相应费用。可是,等王丽家人到了北京后,胡琼华却没有兑现承诺给钱。

  对此,蹇科长表示,自己也很无奈,中间做了很多工作,但胡琼华就是没给钱。

  王小林觉得很气愤,带着家属来到“胡博士美容医院”,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之后,胡琼华给了5万元治疗费用,并要求签一份协议,“用于最后一个疗程的康复治疗”。

  “我还是签了,没有这个钱不行呀,女儿接下来要康复治疗呀!”王小林坦言,治疗期间的交通食宿都是家人承担,就连王丽的轮椅都是家里买的,对于这个农村家庭来说,负担实在太重了。此前,胡琼华也和他谈过赔偿费用,但王小林觉得对方没有诚意,也就不了了之。

  2017年7月,事情有了转机。王丽家人称,红谷滩新区公共卫生服务中心同意将此事交由南昌市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2017年7月11日上午,蹇科长带着王小林和胡琼华的委托人去了南昌市医学会。

  在证据交换环节,王小林发现,“胡博士美容医院”所提供的一份《手术同意书》中,“王丽”二字的签名与女儿以往的笔迹不同。“我自己女儿的签名我还不知道。”他拿出了以往一份材料上的签名进行对比。他还质疑,对方提供3张A4纸上手写的“手术记录”字的墨迹很新鲜,怀疑不是当时所写,而是事后补写的。

  胡琼华坚称病历没有任何问题:“我心里坦然得很!我们自己保留的病历都是这样的。”

  家属就此咨询南昌市卫计委,一名工作人员答复,如果查实美容院伪造病历,美容院就需要承担全部的责任。

  主管部门承诺将配合好家属

  2018年1月11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见到胡琼华,他给记者出示了一个王丽正在做康复训练的视频。“她(王丽)现在好了,什么都会了。”胡琼华说。

  王小林却说,自己的女儿王丽还不会说话,经常左手玩自己右手。以前的事情也不知道了,智力很低。她用左手吃饭,有时候饭都送不到自己的嘴里。

  “到了这个地步,我想把我女儿的事情弄清楚,不是为了敲诈多少钱,而是急需钱,马上给孩子做康复。”王小林坦言,希望有一天女儿能生活自理。

  2017年9月至11月,家人带着王丽在北京博爱医院做康复治疗,出院诊断写着:“脑梗死、焦虑状态、抑郁状态。”并给出建议,“继续康复治疗。”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胡博士美容医院”问及王丽一事,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指着面部眉间称:“她在这个部位做了自体脂肪美容,这是无血管区域,她是血管畸形引起了一点点血栓,今年已经恢复得不错了,人也正常了。”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我们是非正规机构,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还会营业?”她说,这是小的医疗事故,王丽在这里曾多次整容,但胡琼华不建议她做自体脂肪填充,她坚持要做手术。

  2018年1月11日,胡琼华见到记者,一脸愁容地称,在王丽面部注射的区域,本来是无血管区,她应该是血管变异,碰到这个事是自己运气不好。

  记者就此咨询了北京的一位整形专家。他表示,脸部任何地方都有血管,只不过有粗有细。脂肪栓塞了就是脂肪顺着血管到大脑里了,最终出现意外。

  “有经验的医生在注射时,会注意压力和层次,一般不会出现闪失。”这位专家表示,这个区域血管分布相对固定,但少数人存在变异的情况。

  为了女儿治疗和筹集费用,王小林来往于吉安农村老家和南昌之间,让他感到寒心的是:“出了这个事情后,胡琼华都没有主动看过我女儿一次,我年纪也大了,她的后半生该怎么办?”

  2018年1月11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前往红谷滩新区公共卫生服务中心,肖姓主任承诺会配合好家属做好工作。1月9日,南昌市卫计委来访接待室工作人员也当场表示,会再次书面督促红谷滩新区公共卫生服务中心,要求其支持家属。

  王小林打算,通过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程序,鉴定签名和病历的真实性,以讨回公道。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记者 章正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胡博士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