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州 深圳 南京 杭州 郑州 武汉 太原 西安 沈阳 成都 全国300城市 综合
登陆 | 注册
领袖人物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领袖人物 >> 商道传奇 >> 正文
王石演讲谈人生至暗时刻:我是怎么过来的

  2018年1月23日晚,王石现身水立方,发表了一场名为《回归未来》的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未经王石先生审阅),略有删节。

  详文如下:

  认识你自己

  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聚在这里?过去一年对于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时刻。6月份我辞去的万科董事长,在这里我特别想借这个机会,对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成长,对我的关心,对万科的成长,对万科的关心,给出友谊,给出关注,给出帮助,甚至给出批评,给出指责的,对这些人,我感到没有你们,万科不可能有今天;没有你们我也不可能这样堂堂彩彩地站在这里,所以在这里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特别感谢在创业跟我在一块,但陆陆续续离开万科的老员工,有的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但是大部分还在。我想借着今天晚上的机会,我更要把他们邀请到这个会场来,所以在这里我特别来表达我对他们的感谢,我和你们是在一起的,谢谢!

  我们来说什么呢?在深圳34年,在万科33年,我想说什么?我想我在万科非常欣赏两句口号,到现在我还记得非常非常清楚,而且一直保留下来。一句也是我第一本书的书名叫《大道当然》,第二句话就是非常让我更欣赏的叫做“让建筑赞美生命”。

  我说的“大道当然”,“大道”是什么“道”?是罗马大道,还是我们讲的“道法自然”的道,还是其他大道的道。

  我想在这里今天分享的,我理解的“大道”就是道,道法自然,就是大道对于生命的本源,我们对于生命的渴望,我们对于生命的渴求,我们对生命的搏斗、搏杀、奋斗,经历过很多坎坷,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目的是为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所以我就想我的开篇就从这样生命的源头,对生命认知做一个个体的开始。我想说的开头就来谈谈,我的父母。

  我们这个家庭是个大家庭,八姊妹。很小的时候我记得九岁的时候,我母亲就让我带着弟弟妹妹回老家,姥姥家辽宁义县,从郑州到义县小火车两千公里,我九岁带着弟弟妹妹转车,第一站北京,第二站锦州,还有十五里的山路,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是把我们这样放出去。我更多的印象是我在家庭里母亲对孩子的管教,我想跟她的锡伯族性格有关系,督促我们做作业,督促我们一定要做好。不免就发生和她的一种抗拒心,我想起来了我十几岁就当兵,五年之后我写信告诉她我要复员,没想到我离开部队三天前,我母亲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从郑州赶到乌鲁木齐问我,“你犯了什么错误?”你复员我相信99.99%的复员兵都是很好的。第二个就是你为什么要复员,当然相持之下,我坚持我要复员,复员回去了和我母亲这种关系就比较紧张。

  回去是工作学习,我准备考大学。再一个谈恋爱。谈的女朋友领到家里,母亲也见了,也一块吃了饭,但是她没说同意不同意,但是不说结婚了,就说谈朋友对象。通过我姐姐就给了我一张照片,就是妈妈的同事知道我复员回来了,小伙子很精干,说给他介绍个女朋友,我母亲另有心意,照片我一看,我觉得我母亲是唐朝的审美情趣。当然你们都知道了,这个关系就很紧张了,一年之后我就上了大学,大学三年之后毕业就到了广州,我觉得在广州没有母亲严厉的管辖了。当然谈恋爱也觉得彻底的自由了。

  在广州又谈了恋爱,这次至少体型上的标准也不是妈妈的标准,我心里不清楚她是什么态度,反正我想我在外面你也管不着我,但是结婚的时候母亲送了我一床毛毯,这个让我第一感到非常温暖,第二也感到了对于我的选择,她不再干涉了。实际之后婆媳的关系处的非常好。但是尽管这样,我还感觉到的工作各方面,她还在严厉的注视着,我尽量不告诉她。

  之后她退休了,我接她到深圳住一段时间,显然在一块,我也很忙,早出晚归,基本在一块吃饭的时间很少,交流的机会也很少。但我记得有天晚上半夜被响声弄醒了,我发现门虚掩,廊道也亮着灯,我想我记得关灯了,我本能就起来去廊道里关灯,走到门口发现母亲站在那儿,我很意外,我说:“妈你有什么事儿吗?”她说:“没事儿。”一转身就进了房间。我也没有多想回去继续睡,这个我就没有太在意,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半夜我又被响声弄醒了,我就发现门虚掩,廊道灯开着,我注意着我母亲站到门口,她在往里看,我一下就僵住了,本能起来问她什么事儿,我就没有动。我僵到那里,我就发现我母亲透着廊道的灯光,注视着我睡觉的样子。我还是没敢动,就这样我甚至不敢动,我呼吸声音大了让她发觉了,我甚至有点僵在那里。20分钟过去了,我母亲关上我的门,我听到了关灯声她回去了。显然我感到母亲很想和儿子亲近交谈,但是没有这个机会。我觉得我应该多给点时间陪伴她,我之后有的时候星期天,我也安排很满了,我一定要空出来在家里待待,那段时间我待在家里挺难熬了,我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但是我想我应该拿出这个时间。

  两天过去,我想我该出差了,我拿我的箱子,发现箱子没有了,我就问我的母亲,我说妈我的箱子呢,她指着一个箱子说,那就是你的。我说那不是我的箱子,她说你箱子那么脏,我给你洗了。我提着箱子打开一看,衣服全在里面,箱子关上了,我一句话没说走了,你们知道为什么?这个箱子陪了我十年,我出差到哪全世界,各个航空标签上面全贴着,那对于我来讲是一种装饰,那是一种身份,那是一种时尚,我母亲把它给洗了。那就发现和母亲现在说了觉得还是挺温馨的,在当时来讲是非常生气的,这个气不能表露出来,我母亲是非常严厉的。

  这个时间就这样过着,但是有一件事儿我从我姐姐那里才知道,我发行股票,我记得当时1988年万科1300万的净资产增发股票2800万,一块钱一股,当时在深圳非常难卖,我用形象来说,除了渔船上,菜市场上我们的团队没有卖过,甚至深圳政府到下面的国营公司,民营企业、个体户,工商户都去推销股票非常困难,但是我姐姐告诉我,“咱妈把她的积蓄全拿出来,买了你万科的股票。”

  我第一次感到了我母亲对我是无条件的支持,我第一次感到。当然,后来股票一块、五块、十块、二十块,当时公司的股票价值还很小,在扩股十送十、十送五,这样一年一年,突然一不小心,我母亲成了一个老富婆了,在干部退休大院里,她好像小有名气。人家就问她,你为什么那么有先见之明,那时候你就敢买股票?她说:我有什么先见之明,那是我儿子做的事儿,那么多人不支持,我再不支持,我儿子怎么做下来呢。

  我父亲去世之后,我母亲开始信佛,非常虔诚。我也想怎么能够和她有一个交流的渠道,虽然我经常在外出差,只要在出差的地方有庙,我就去拜,我再烧三柱香。回来之后,我就把我到了什么庙,烧了香,许了什么愿,而且还见了庙的住持,聊了什么事,都告诉她,我发现她非常非常开心。自此之后,我只要出差的地方,甚至有些庙离我办事的城市还有一段距离,我都特意安排车去一趟,这似乎就成了一个习惯。

  两年前网上曾经传出一张照片里,就是我在深圳佛光寺的一张照片,说万科董事长为了处理紧急的“万宝之争”到寺院里搬救兵去了,实际上那是我母亲的两年忌日,我和家里人一起到庙里做法事。

  说到母亲,我也想谈谈父亲。相对母亲对我们的严厉,父亲在我们印象当中是非常慈祥的,性格是非常不好意思的性格,比较内敛,或者是比较羞涩的。我记得我领着女朋友跟他谈谈,谈了一段时间没有说几句话,但是他的脸已经是红的,而且是微微出汗。当然,他这种性格也是遗传到了我身上,你们可能会说王石不会啊,在台上潇洒自如,我想告诉你们,一个是我化过妆,脸红你们也看不出来;第二,我为了现在和你们讲话不出汗,我从早上到现在就没喝水。

  所以和父亲的关系来讲,他不善于表达,或者是羞于表达,我和他相处的时间就特别想父亲能够告诉我点什么,父亲能够跟我说点什么。当突然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都没有来得及和父亲这样的沟通。

  想到父母,甚至更观照我们自己。在我个人的身上,我父亲、我母亲两种性格都融合在了我的身上,我发现谈到我,就谈到了女儿。我觉得我父亲母亲的一些性格对我的身上映射出来,我对待女儿也是这样。有时候我会很粗暴的干涉她,甚至给她决定一些什么事情,但是另一方面,父母对我的爱,我父亲从来不善于表达,我对女儿也是一样。有几次我的女儿露露就问我,说:爸爸,你爱我吗?我说:那还用说吗?还有一次问我:爸爸,你爱我吗?我说:那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让我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我想在这样的场合下,如果我的母亲还在世,我一定当着她的面说:妈妈我爱你!如果我爸爸还在世,我一定会当着面说:爸爸我爱你!今天我在这里,我也知道我的女儿也在现场,我会说:爸爸爱你!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一段,就是生命的本源,作为个体,就是回到你的家,你的家乡,你的父母,再一个是如何对未来的关照。

  下面这一段我想来谈谈我的另外一个感受。我的团队有一个建议,说你的表现之前都是高大上的,你能不能自黑一下?我说我还用自黑吗?我自从创业都一直被黑,到我退休之前都在被黑。但是另外一个建议来讲,所谓的自黑叫看到自己的不足,如何来审视自己。我说让我谈这个话题,我就有的谈了。

  如果说不足的话,比如说我的个子你们觉得怎么样呢?什么叫好啊?个子很高吗?我觉得我的个子不够高,所以小的时候就觉得个子不高,因为我喜欢打篮球,但是打篮球的不带我玩儿,因为个子不够高,同时我的灵活也不够。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就报考了业余体操,报考的是体操,结果人家又嫌我个高。简而言之,小时候我对我自己本身并不是很自信,但是真正的不自信不是体型方面,比如报考业余体校学打乒乓球,但是打得不行。

  但是体型方面对我来讲不是大问题,对我来讲最大的问题是我的语言学习能力,我的语言学习能力比较差。比如说地方语,我模仿得非常差,但是我想到了广东工作,我应该学会广东话。到了深圳公司组织了培训班,我参加了两期培训班,一期两个月,都是脱产。第一期没有毕业,第二期毕业了,然后到处讲广东话,在公司开会也讲广东话。

  直到有一天我到香港和合作伙伴,和几个生意人一起吃饭,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然后我说我来点,然后用广东话讲。我讲一句服务员记一句。没有想到讲完了,服务员说了一句:先生,你的国语怎么讲得这么差?这一下给我的打击太大了,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讲。遇到广东人一看到我是北方人,说我讲广东话你能不能听懂?在广东工作一段时间,我说我会听,也会讲,一般对北方人来讲总会学会一句话,就是我能听,不会讲,但是对我来讲,我能讲,但是你听不懂我讲什么。

  后来,我接到了哈佛中国留学生学会中国经济论坛的邀请,我很高兴,说作为嘉宾讲演20分钟,我说OK。但是我的秘书就说了,人家问你,你是用国语讲还是用英文讲?我说当然国语了,我不会讲英文。但是我的秘书说,人家建议你用英文。我说为什么?他说20分钟要用英文讲20分钟的信息量,如果用中文讲,就是10分钟的信息量,我说我用英文讲。长话短说,无非就是念嘛,我的哑巴英语还是有点底子,到那里去念是没有问题的。沃顿商学院从网上知道了我到去哈佛大学去讲演,然后给我发出邀请说到我们这里来讲一下,我说这不是练兵吗,先去沃顿去讲,然后去哈佛讲。

  然后就到了沃顿商学院,教室坐满了学生。我上了讲台,我就发现我双腿发颤,再往下念就非常结结巴巴,教室非常安静。我越念声音越小,最后像蚊子叫一样。好不容易念完了,20分钟的讲稿让我念了39分钟,几乎是一倍的时间,这时候掌声起来了。显然,那天的掌声虽然没有你们人多,但是比你们热烈一点,但是热烈的掌声以往有两种,一种是得了冠军喝采了,再一个是跑马拉松最后进场的那个人,表示你真不容易,我那个掌声就是你真不容易。

  我们就从费城一直到了波士顿,在路上我还在练,没想到到台上怎么难。我的助手就说了:王总,你别再练了,反正你再练都差不多。他说我给你提两点建议:第一个建议,你要声音大,反正你念的人家也听不懂,但是你声音大,老外感觉是不一样的,你声音大,中国企业家这么都自信心,你如果念的像蚊子叫,想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我说这个建议好,声音大可以。第二,他说这是交流,你就得念一会抬起头,友谊的扫视一下。我说这个我也可以。当然他还说,别回头的时候找不到念哪段了。

  然后就到哈佛了,我是排第三个,第一是刘明康,第二是许小年,都是外语顶呱呱的。第三个是我,因为是第二次了,状态就好多了,我就开始了。主持人就说了:王总,你还是用中文讲演吧,我就看了他一眼,我就说:Please give me a chance,我就开始念了:Ladies and gentlemen,声音越来越大,然后抬起头来,然后一扫,然后再看,实际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按照时间我就结束了。

4页 [1] [2] [3] [4] 下一页 

王石2000万年薪仅是同行一成 万科EP积分制曾遭反对

王石从万科拿走10亿?万科揭秘管理层黑箱内涵

王石7年获益10亿?万科:最多赚2亿且不可直接获得

郁亮的2017:万科换跑道 仍要举着王石理想主义的旗

迟到多年的信息披露:王石、郁亮7年竟获益10亿?

搜索更多: 王石


商报排行


商报排行


网站简介 - 刊登广告 - VIP会员 - 开放平台 - 内容制播

权威商业媒体 零售淘金门户

Copyright (c) 2003- 浙ICP备13037369号 红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