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州 深圳 南京 杭州 郑州 武汉 太原 西安 沈阳 成都 全国300城市 综合
登陆 | 注册
领袖人物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领袖人物 >> 商道传奇 >> 正文
张瑞敏的海尔33年:心心不停念念不住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有些时代,常存人间。改革开放四十年,就是中华民族历史上难忘的诗篇。

  改革开放最初“兵分三路”,在农村保障农民的经营自主权,在广东、福建设立特区作为开放窗口,在首钢等八个企业进行扩大自主权的试点。试验成功后,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全面推广,1983年初基本覆盖全国;1984年4月中国进一步开放14个沿海港口城市;1981年起,企业扩大自主权在国营工业企业全面推开,1984年3月《福建日报》刊登55位国有骨干企业厂长的呼吁书《请给我们松绑》,要求进一步放权,5月国务院进一步下放企业自主权。1984年10月,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确认“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提出“增强企业活力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

  1984年,也被很多人认为是中国现代公司的元年,王石、柳传志、李经纬等都在这一年创业。青岛位居14个沿海港口城市之列,这一年,时任青岛家电公司副经理的张瑞敏出任青岛电冰箱总厂厂长。

  和王石、柳传志从零开始创办一家新企业不同,张瑞敏的起点是“负数”,一家资不抵债、亏空147万元的集体小厂。他回忆说:“当时欢迎我的是53张请调报告,工人上班8点钟来,9点钟就走,10点钟随便在大院里扔个手榴弹也炸不死人。外边到厂里只有一条烂泥路,下雨必须用绳子把鞋绑起来,不然鞋子就被烂泥拖走了。”

  2017年12月我在海尔采访张瑞敏的时候,他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海尔的今天。海尔的33年,见证了市场属性的回归和政府职能的转变。他举例说,俞正声在青岛担任市委书记、市长时,不只对海尔,对所有企业都采取了一个五字方针,就是“支持不干预”。当时,组织部门还是希望把企业所有干部都管起来,但俞正声说,只管一把手就行了,企业做不好就拿一把手是问。

  张瑞敏有过不止一次机会从政,但他一直坚持留在企业里。王石已从万科退休,柳传志也已不在一线,而张瑞敏还是海尔的CEO。

  虽然张瑞敏不愿意从政,但政府一直惦记着他。他从1992年第一次作为党代表参加中共十四大,到十九大,没有缺席过一次党代表大会。他也是第十六、十七、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没有改革开放,也没有张瑞敏的今天。

  他出生于青岛,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草根阶层。自小爱学习,小学考初中,初中考高中,都考上省重点青岛一中。1965年上高一,1966年“文革”开始,1968年高中毕业去工厂当工人,做五金用品的加工。

  张瑞敏回忆说,“文革”时,他千方百计地借书看,怕别人议论他走“白专道路”,所以经常把书包上皮。印象最深的是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还有蔡东藩的《东周列国志》等文史著作。当时借书有一个圈子,大家互相交换,看两三天就必须还。他还看了不少外国文学作品,比如俄国作家契科夫的《套中人》。小说的主角别里科夫害怕一切变化,总想给自己造一个安全的套子,总把脸藏在竖起的衣领里,戴着黑眼镜,耳朵里塞上棉花。

  差不多50年前看过的书,张瑞敏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他做了个手势,说套中人都躲在竖起的衣领里。

  别里科夫是这样一个人,他除了把自己裹起来,还对一切被禁止的东西心里感到踏实,而对一切没有被明令禁止的事情觉得可疑、害怕。他的口头禅是:“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

  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张瑞敏,喜欢思考,但不爱说话,更不会不分场合地发牢骚。当时有个借书给他最多的人对他说:“中国不可能这样下去,不办大学,不学知识,那这个民族就完了,总有一天会改变。”

  我对张瑞敏说:“那时其实不少人的头脑是清醒的,对中国的未来并不悲观。像顾准,临终前告诉吴敬琏,中国的‘神武景气’是一定会到来的,只是什么时候来不知道。他送给吴敬琏四个字,‘待机守时’,说时机不到你想报国也没有用,还是要继续我们的研究,把中国的问题研究清楚,那样才能对国家提出有用的意见。”

  张瑞敏说了两遍:“顾准的书我看过。”

  张瑞敏白天在工厂做工,后来考上一所夜大,下班后骑很长时间的自行车,到夜大学习与机械制造相关的技术,整整四年。他运用学到的知识在厂里进行了一系列技术革新,得到认可,从班组长成长为车间主任、副厂长,1980年被调到青岛家电公司。

  这时,改革开放的春天已经来了。

  1984年底,35岁的张瑞敏走进濒临倒闭的电冰箱厂当厂长。到1995年5月海尔总部搬迁到海尔工业园,差不多十年时间。这是海尔从0到1创业创新的十年。

  今天回看过去的33年,张瑞敏说,海尔从一开始就有价值的诉求。价值诉求决定一个企业应不应该存在。价值诉求不是利润,而是企业对社会的贡献。利润只是价值实现后的结果。这就好比说人吃饭是为了活着,但活着并不是为了吃饭。否则,只为利润,就可能不择手段、假冒伪劣、官商勾结、违法犯罪等等。

  海尔的另一个价值诉求重点是变革。“你取得了一个价值,做的很好,但如果一成不变,时代再变自己也不改变,那原来的价值可能就会变成负债。”

  海尔的价值诉求是什么呢?张瑞敏说,就是我们董事局大楼前的那个不锈钢雕塑,那是一个巨大的水滴,含义是《道德经》里的“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滋养万物,万物离开水都不能生存。但是,水不会说我滋养了万物,所以要获取什么。“企业也是这样,你的存在只是为了促进社会进步,除此之外你还想索取什么呢?”

3页 [1] [2] [3] 下一页 

张瑞敏:海尔不再是出产品的 而是出创客的

海尔张瑞敏纵论人单合一:时代变了 商业模式就得变

张瑞敏与马云有个一致的意见:企业一定不要成为帝国

巴扎特对话张瑞敏:如何避免硅谷悖论

张瑞敏距离“世界管理大师”还有多远?

搜索更多: 张瑞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