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中国老龄人口增加却没人愿意做老年人生意

  14亿人口分布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中国是全球消费潜力最大的市场。

  按地域、城市、性别、年龄、收入水平等不同指标进行排列组合,可以将14亿中国人切分成无数个细分消费主力。

  五年前,黄峥打开了下沉市场的魔盒,就此挖掘出一个近6亿人口的全新消费市场——6亿,这几乎是两个美国的人口总和。

  很多人还没有留意到的是,就在你我身边,还有一个同等体量的中老年消费市场,正在朝我们日渐迫近。

  生得少,老得快,我们距离人口负增长

  还有8年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生孩子了。

  高房价、低收入,养孩子如同一场军备赛……

  原因当然很多,这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虽然中国从2015年就全面放开了二胎生育政策,但是中国每年的新生儿数量依旧不增反降。

  2019年,中国新增人口数仅为1465万,降低到了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

  如果你依然不了解这个数据的严重性,我们可以说得再清楚点: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只有建国初期,以及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们的出生人口数低于过1465万。

  与此同时,在天平的另一端,中国的老龄人口数却在连年飙升。

  2011年,中国新增的65岁+人口数不足400万,2015年快速突破600万,2017年新增800万,2019年,这个数字已经逼近1000万。

  截至2019年底,中国65岁+人口总数为1.76亿,占总人口的13%。

  值得留意的是,2019年跨过65岁门槛的是出生在1954年的一批人。将时间线拉长,未来20年即将进入老龄化的,则将是出生在1955-1975年的这批人。

  这批人有什么特点?——答案是“婴儿潮”。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经历过三个婴儿潮时期。

  第一个是建国初期,与全球同步的二战后婴儿潮时期。

  当时一个家庭有四五个孩子很常见,人口增长率将近300%。但是由于当时中国人口基数不大,只有5.4亿,所以这波婴儿潮的人口数量并不算多。

  第二个则是从1962年三年自然灾害结束开始,中国迎来一个为期长达十多年的最大婴儿潮时期。

  在1962年-1975年之间,中国每年的出生人口数超过2500万,一度甚至逼近3000万大关,累积净增人口近4亿人。

  在这期间,中国的总人口数也从6.6亿猛增到了超过9亿。

  不难想象,二十年后,当4亿“婴儿潮一代”纷纷步入老龄化,中国的人口年龄结构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首先,届时就连85后和95前,也即是第三波婴儿潮,俗称“回声潮一代”,也将整体迈入中年行列(45-55岁)。

  所谓的“回声潮”,其实也就是上一波“婴儿潮一代”(60后、70后)进入生育年龄,产生的又一波婴儿潮(80后、90后)。

  其次,正如你我所见,一方面是现实经济压力,一方面是内在意识形态转变,如今的“回声潮一代”已经普遍不愿意再多生育后代。

  因此,即便如今国家再如何鼓励生育,未来中国也几乎不可能再出现第四次婴儿潮。

  有生之年,我们将不得不面对的新情况是:老年人会越来越多,年轻人将越来越少。

  去年年底,社科院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预测中国的人口拐点将出现在2028年。届时,中国将迎来人口规模的最高峰——14.29亿人。

  从那以后,中国将全面进入人口负增长时代,总人口规模将不断缩减。

  与人口负增长同步的,则是越来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到2050年左右,中国0-20岁的青少年人口占比将低于20%,65岁+的老年人口占比则将超过1/3。

  去日不可追,来日犹可期。我们必须提早做准备。

  跨过黄金白银四十年,青铜时代的关键词

  是“内循环”

  从1949年建国至今,70余年间,中国经历了两次大的创业潮:下海经商创业和互联网创业。

  由此,中国经济又可以粗略分为两个发展阶段:

  前三十年,我们处在计划经济探索阶段;后四十年,从1978年改革开放起,中国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由此拉开了两次创业热潮的序幕。

  八九十年代,可以说是下海经商创业的黄金二十年。

  先是个体户像雨后春笋一样涌现,然后胆子大的国企员工先后扔掉“铁饭碗”。我们眼中的“前浪”,在这时候纷纷跳水下海。

  做小生意的,埋头勤恳淘金,成了万元户;做大生意的,诸如柳传志、王石、潘石屹、俞敏洪、郭广昌、王传福等,则在各行各业成为了业界大佬。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正在迈入老龄化的人群,就包括这批中国的“创一代”。

  他们所领导的企业,少部分成为了支撑中国经济的顶梁柱,比如华为、万科、比亚迪;更大一部分,诸如长三角、珠三角的工厂主们,则逐渐成为了奠定中国经济竞争力的基石。

  从2000千禧年开始,中国正式迎来互联网创业的白银二十年。

  四大门户一马当先,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紧随而上。他们所代表的互联网经济,以“颠覆一切”的形象,挑战着“创一代”的实体经济,改变着整个中国的经济结构。

  最近十年,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感召下,移动互联网新贵们,则在再一次试图颠覆PC时代的前浪。

  然而如今回过头去看,成千上万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在十年间折戟沉沙,真正跑出来的胜利者——其领导的企业能与“创一代”的实体经济并肩,有机会在未来至少屹立几十年不倒的,唯王兴、黄峥、张一鸣而已。

  时间来到2020年,如今我们正在迈入一个全新的经济阶段——青铜时代。

  从2020年起,遍地是黄金的阶段结束了,以后的创业路只会越来越难走。

  方向之一是朝高精尖的技术方向进行突破,这对于中国整体经济竞争力而言意义重大,但对于普通人来说,门槛显然相当高;另一个方向则是关注中国的经济“内循环”。

  当下中美之间的关系已经不用多说,毫无疑问的是,拉动内需将成为中国经济未来的主旋律。

  那么,如何挖掘中国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庞大市场?

  大家都不做老年人生意,于是这里成了

  诈骗犯的天堂

  在过去二十年的白银时代,互联网创业圈一直有一个最大的误会:那就是要在一二线城市赚年轻人的钱。

  原因不难理解。

  首先,这里人口集中,收入水平高,教育和互联网普及程度高,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度也更高。

  同时,在不少创业者眼里,互联网创业是一件很“酷”的事,只有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才拥有与之相匹配的“格调”。

  再者,互联网创业者本身也大多是年轻人,年轻人总是乐于走在时代前列,对于下沉市场,更露骨的说法是“贫穷、落后、愚昧的农村市场”,他们往往是不屑一顾的。

  2015年,99%的创业者都没有注意到,一二线市场会迅速饱和,五年之后,一个规模更大的下沉市场将走向成熟。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老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