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数据证明杨幂根本不带货 MKors销售仍然低迷

  2月7日消息,去年底刚刚完成收购Gianni Versace SpA 范思哲,并由Michael Kors Holdings Ltd. (KORS) 更名为Capri Holdings Ltd. (NYSE:CPRI) 的美国奢侈品集团尽管交付了收入低于市场预期的三季度业绩,但在投资者情绪今年持续高涨的情况下,周三在超预期的EPS 数字和符合市场预期的全年展望中,股价暴涨逾一成。

  截至12月29日三季度,Capri 纯利下滑8.0%,由2.194亿美元跌至1.996亿美元,每股收益由1.42美元跌至1.33美元,经调整后1.76美元的EPS 好于Refinitiv预期的1.58美元和Zacks 预期的1.57美元。三季度集团收入微跌0.1%至14.380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14.5亿美元,2018年三季度为14.401亿美元,固定汇率计算,三季度收入增幅1.1%。该集团在二季度业绩会上甚至预期三季度销售达14.6亿美元。

  不过,美国集团轻微上调全年收入预期,由51.25亿美元至52.20亿美元,其中旗舰品牌Michael Kors 全年收入预期45.1亿美元,同店销售预期低个位数跌幅; Jimmy Choo 周仰杰品牌收入预期较此前5.80-5.90亿美元预期下调至5.80亿美元; Versace 收入预期1.30亿美元。

  由于Versace 的亏损,Capri 大幅下调全年营业利润率预期由18.2%至17.3%,其中Michael Kors 和Jimmy Choo 两大品牌营业利润率预期分别为19.5%和4.8%。

  Capri 同时上调全年adj EPS 由4.95-5.05美元至5.05-5.10美元,撇除Versace 收购,实际EPS 预期4.90-4.95美元,好于Refinitiv 预期的4.89美元。

  集团首席执行官John D. Idol 表示,Runway 2020 战略下,将继续专注Michael Kors 品牌恢复,并预计明年恢复增长,2019财年,集团预计将实现两位数的收入增长和adj EPS 正面表现,继续朝着80亿收入的奢侈品集团目标迈进。John Idol 同时称,集团正借助在配件类别的优势,帮助新收购的品牌开拓相关品类产品。

  Michael Kors 品牌季度收入下跌3.7%至12.764亿美元,2018财年同期为13.254亿美元,固定汇率跌幅2.7%。其中零售收入下滑1.0%,由8.463亿美元跌至8.380亿美元,同店销售期内录得2.4%的跌幅,差于Consensus Metrix 预期的2.0%跌幅,固定汇率跌幅1.0%。

  鞋履和女装同店销售增幅未能抵消核心配件类别的下滑,期内电商销售增长为同店销售贡献290个基点,基本抵消了钟表和珠宝类别对同店销售260个基点的负面影响。

  首席财务官Thomas J. Edwards 在财报后业绩会上称,三季度,Michael Kors 美洲和欧洲市场同店销售均录得低个位数跌幅,而亚太市场表现最差,录得中个位数跌幅,固定汇率则改善至低个位数跌幅,但20间净增门店刺激收入实际录得低个位数增长。中国内地市场录得中个位数销售增长,但是日本、韩国、香港和澳门市场销售下滑,主要因中国内地游客消费疲弱。

  Thomas Edwards 表示对明年亚太市场乐观,展望未来,预计内地游客消费会重现增长。

  拥有相同代言人的Michael Kors 和Estée Lauder 雅诗兰黛在10-12月的表现,尤其是亚太市场的反差表现显示,在中国营销界鼓吹的明星“带货”能力,实际虚无缥缈。品牌的销售,实际上更多体现在营销投入之上,而社交媒体通常将之简单化,等同于荒谬的明星“带货”与否。

  周一公布业绩的Estée Lauder Cos. Inc. (NYSE:EL) 雅诗兰黛集团2019财年二季度,亚太市场销售首次突破10亿美元,并刺激集团季度收入首次突破40亿美元。10-12月,雅诗兰黛集亚太市场收入由8.74亿美元增至10.20亿美元,增幅16.7%,固定汇率增幅20%。

  雅诗兰黛集团首席执行官Fabrizio Freda 表示,中国市场仍然是美国集团增长引擎,未看到中美贸易摩擦对集团业务在中国市场的冲击,奢侈类美容产品需求仍然强劲,中国巨大、增长的中产阶级仍然为集团在该市场提供动力。

  批发渠道Michael Kors 品牌表现同样不佳,收入跌幅8.3%至3.949亿美元,主要因清理库存以及增加全价产品销售策略影响。

  许可收入则由4,830万美元跌至4,350万美元,跌幅9.9%。John Idol 在业绩会上表示,全球时尚手表类别继续下滑,该公司正受到这种长期趋势的影响,并预计,手表下滑将在四季度延续,并持至2020财年,且降幅将超过预期。

  上述言论亦直接影响两大美国钟表制造商的股价,周三Michael Kors 手表业务代理商Fossil Group Inc. (NASDAQ:FOSL) 化石集团股价大跌9.66%,过去8个月,该股已经腰斩,而Movado Group Inc. (NYSE:MOV) 摩凡陀股价6日亦大跌3.86%。

  收入下滑导致Michael Kors 季度营业利润下滑7.6%至2.845亿美元,上年同期为3.078亿美元,其中零售业务营业利润率17.9%按年暴跌340个基点,经调整后19.4%按年暴跌330个基点;批发业务营业利润率27.5%按年有420个基点的增幅,经调整后28.2%按年大涨320个基点。

  报告期内Michael Kors 库存增幅8.2%至6.062亿美元。

  Telsey Advisory Group 分析师Dana Telsey 在周三的报告中表示,鉴于Michael Kors 的疲弱表现,对Capri 持保留意见。她表示,由于Michael Kors 未见提升盈利,预计明年公司仅能维持利润持平。该机构给予Capri “与大市齐平”评级及46美元目标价。

  不过,Nomura Instinet 野村证券分析师Simeon Siegel 则称,美国奢侈品集团的长期展望可以给予投资者信心,尽管Capri 迄今为止都被认为是不良资产组合,但是他认为集团三大品牌是有利的品牌组合。

  2018年9月, 宣布以18.3亿欧元,约合21.2亿美元,全资收购范思哲后,投资者大举抛售Michael Kors Holdings Ltd. (KORS) 股票,过去三个月,该公司股价暴跌四分之一,并跑输同行Tapestry, Inc. (NYSE:TPR) ,后者旗下Coach 蔻驰品牌在过去十年与Michael Kors 展开全方面的激烈竞争,及至现时,两间公司围绕竞争品牌组建奢侈品集团,但截至周二收盘,Tapestry 逾110亿美元的市值,远高于Capri 的65亿美元市值,即使周三大涨,Capri 市值仍逊Tapestry 逾三分之一。

  MKM Partners 分析师Roxanne Meye 认为美国集团季度业绩好坏参半,她表示执行力将是推动公司收入增长的关键,并维持其对美国公司的“中性”评级和52美元目标价。她不看好Michael Kors 品牌的增长预期,但是认为美国公司有机会改善利润率,尤其是2021和2022财年双位数EPS 增长预期,相信可能会改变投资者对Capri 的估值看法。

  报告期内,英国鞋履品牌Jimmy Choo 录得不俗表现,亦是提振股价的重要原因之一。10-12月,1.616亿美元的收入较2018财年同期1.147亿美元大涨40.9%,撇除收购Jimmy Choo 完成于2017年11月1日的日历效应,三季度该品牌收入仍有中个位数增长。

  英国品牌三季度营业利润轻微由570万美元跌至550万美元。

  美国公司在财报中同时预期,新收购的两大品牌2021、2022财年收入双位数增长,充分融入集团后将刺激集团利润双位数增长,但Michael Kors 只能录得低个位数增幅。而2020-2022财年营业利润率将伴随高端品牌注入分别录得15.5%、16.0%和17.0%。集团预期2020财年收入61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58亿美元,其中Versace 和Jimmy Choo 分别贡献9.00亿美元和6.50亿美元,另外45.5亿美元由Michael Kors 负责。

  周三收盘,在中期业绩展望提振下,Capri Holdings Ltd. (NYSE:CPRI) 股价大涨11.30%收报48.47美元,将今年迄今的涨幅扩大至27.82%,一举跑赢Tapestry, Inc. (NYSE:TPR) 16.47%的涨幅,不过,过去12月两间公司股价分别下跌了21.54%和26.68%。

  (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陈一飞)

搜索更多: MK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