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自建线下线上买手店 Cemarose瞄准童装市场

  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和消费能力较高的80、90后相继为人父母,与儿童有关的一切都成为了可能的增长点,而童装则是其中不可忽视的一点。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国内童装行业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达9.68%,一直领先于男装和女装,并且未来三年行业复合增长率将维持在14% 左右,截止2020年将达到2665亿元的市场规模。

  而从行业集中度来看,我国童装市场集中度低,Top 10的品牌总共占据不到10% 的市场份额,其中森马旗下的巴拉巴拉位居第一,占有率约3.1%。Adidas、Gap、H&M等国外品牌的童装也都进入了前十位。

  如果我们把范围缩小到高端童装市场,国内并没有如雷贯耳的童装品牌,高端市场仍被国外奢侈品的童装线占据。而消费者的购买途径基本就只有商场品牌店和代购两种,那么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价格高和风险大。

  今天要介绍的「Cemarose」看中的就是中国高端童装市场的潜力。公司定位于欧美高端童装经销商,想要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打通库存,提升销售效率。

  Cemarose的线上渠道包括小程序和APP,目前上线品牌近100个,涵盖Balenciaga,Burberry,Dolce&Gabbana,Fendi,Gucci和Moncler等一线童装品牌。平均客单价为1963元,复购率达76%,主要通过微信群进行推广。Cemorose创始人贾一博告诉36氪,购买奢侈品童装的人群其实相对固定,基于团队之前的资源,目前Cemarose已经积累了不少相关社群 ,线上销售额约占80%。

  Cemarose的线下店则是奢侈品童装集合店,价格为国内专柜折扣价。目前国内已有三家门店,最新开业的一家位于北京SKP。每家店坪数在50-100平米之间,SKU在100-200之间,平均每月每家店营收10-30万元。其中北京店铺是直营,其他两家店(长沙、常州)为加盟。贾一博表示,加盟店货源必须来自Cemorose,同时库存必须和线上同步。

  Cemarose采买模式与传统的买手店类似,在每季新品上市六个月前,公司买手根据过往销售数据预测爆款进行选品,提交采购订单后,再交由品牌方生产。这样做是为了保证上新速度和爆款库存。

  对于尺码较多的童装来说,自有库存的压力显然较大。贾一博告诉36氪,店铺的周转率一直处在较高的水平,甚至高于许多成人服装店,主要原因是中国市场的需求太旺盛。目前公司在法国、中国、加拿大各有一个仓库(加拿大线下店筹备中,拟于2018年内开业)。

  比较有趣的是,实际上Cemarose是从法国的线下店起家的。公司的第一家店于2015年7月建于法国戛纳,地处LV店 的旁边,是戛纳唯二的童装店之一。2016年又在法国旅游小镇昂提布开了第二家店,目前平均每家店每月营收约5万欧元。

  欧洲的高端童装市场已经十分成熟,高端童装经销商欧洲大约就有20-30家,以2008年创立于巴黎的Smalllable为例,其2015年的营收达到2300万欧元。而反观中国市场,定位于高端童装经销商的公司却并不多。于是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Cemarose想要把重心转移到中国市场,并逐渐搭建线上线下渠道。

  对此我的疑问是,中国高端童装的市场规模有多大?对此,贾一博说道:“这个其实可以对标成人奢侈品市场来看,中国成人个人奢侈品消费大概可以占到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的30-35%,那么我们认为童装也一样具有这个潜力。”

  团队方面,创始人兼CEO贾一博毕业于中国邮电大学,曾任索尼移动高级产品经理、中国移动研究院高级项目经理;技术总监代启蒙曾任职于瓜子二手车、百度、开心网;线上运营总监周哲曾任兰亭集势运营总监。线下运营总监尹亚芬曾任长兴国际童装部经理。

  据悉,Cemarose正寻求8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来源: 36氪-梦悦

童装千亿规模 体量超10亿玩家竟然只有几个

机构扎堆森马服饰 全球第二大童装公司面临多重风险

利丰冯氏家族继续出售资产 利标品牌甩卖核心童装业务

拉夏贝尔三季度净利下滑29.58% 童装快速增长

童装——快时尚品牌的救命稻草?

搜索更多: 童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