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邻家一夜猝死 留给我们了什么?

 摄影:王家乐

摄影:王家乐

  号称最像“7-ELEVEn”的本土便利店一夜之间倒下了。善林金融的主要管理者被捕,给了苦撑两年的邻家致命一击

  邻家便利店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毫无征兆地倒掉的,由此带来了员工维权、急寻接盘者等一系列问题。

  8月9日,曾受聘于第三方机构、在邻家任职的员工唐耀(化名)告诉《中国企业家》杂志,“证明材料已递交西城区法院,刚收到消息诉讼成功,接下来等消息就好。”

  与直接受邻家聘用的正式员工不同,包括唐耀在内的70余名外聘员工任职未满三个月,还未与邻家便利店签署正式的合同,在众多“讨薪者”之中,唐耀算是较为激进的一个,而诉讼成功的消息,也算是给了他这些天的“维权”生活一个交代。

  “其实我们一直是相信邻家的,对于广大的员工来说,邻家的倒下真的太过突然,我们前一天还在正常运营。”唐耀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自己目前正在积极面试,目标依然是零售业态。

  8月3日,记者走访邻里家(北京)商贸有限公司,彼时,现场出现更多的是全时、苏宁小店等不同企业的招聘人员。当日晚间,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也发文对该事件表示关注,文中证实了,因邻家唯一的出资方善林金融受上海警方调查,同时邻家受供应商诉讼,账号资金已被冻结。同时,协会号召北京地区的同业品牌,主动吸纳因邻家解散而赋闲的门店员工。

  目前,邻家正在进行相关的清算工作,部分门店也已经开始拆除、腾退。8月8日晚间,界面新闻曝出,邻家便利店已对潜在的接盘方开出了10亿元的价格,有股东表示,希望最快找到接盘人,但对这一价格,有业内人士认为价格过高。

8月3日,记者走访邻里家 (北京)商贸有限公司发现,员工已陆续办理离职手续。摄影:谢芸子

8月3日,记者走访邻里家 (北京)商贸有限公司发现,员工已陆续办理离职手续。摄影:谢芸子

  最像7-ELEVEn的本土品牌

  邻家或许是因为P2P爆雷第一家猝死的大型便利店连锁企业。

  2015年7月,原北京7-ELEVEn高管王紫带着近30位管理层集体离职,另起炉灶,创立了邻家便利店品牌,并在一年内迅速将门店开到60家。

  走进邻家不难发现,贴心的服务不亚于传统的日系便利店,可以说,此时的邻家是业内讨论最多的一匹黑马。更有媒体曾报道,邻家的风头足以令在京的便利店翘楚——7-ELEVEn心悸。

  不过好景不长,2016年10月,王紫带领部分员工再度离开了邻家,并加入由斑马投资创立的便利蜂。也就是在此时,刚成立不久的上海邻家也面临大撤退,5家门店全面关闭,此时邻家方称“要主攻北京市场”,但实际上,北京的便利店市场十余年仍不成气候。

  天眼查显示,邻家便利店的唯一出资方名为高通盛融财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的参投方有善林金融的法人代表周伯云。而在早前,自媒体“互金见闻”就曾爆出,善林金融与邻家一直都是“兄弟公司”。

  P2P公司虽资金流量较大,但资金的短期回报率较高,且对于上游投资方来说,长期亏损的便利店生意本就不是一笔好买卖。邻家CEO王磊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透露,投资人曾要求过邻家一年开2万家便利店。外界猜测,这或是王紫当年独立门户的原因之一。

  2018年4月24日,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善林金融法定代表人周伯云等8人被批捕。可以说,善林金融的违规,给了苦撑两年的邻家致命一击。

  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邻家轰然倒塌是因为受善林金融的牵连。“对于区域便利店来说,盈利的平衡点一般在200~300间左右,”某行业从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这个关口往往是最脆弱的时候,企业后盾出现问题,功亏一篑并不奇怪。”

  但也有部分人士认为,邻家便利店本身的业务模式也存在问题。

  零售专家鲍跃忠认为,首先,邻家的规模化发展并不健康,且门店大多为自营,这在便利店行业中实数少见。“邻家已成立三年多的时间,每月亏损在500万以上,一年亏损就是6000万,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据悉,截至2018年8月,邻家共在北京有168家门店,并已于年初开放了加盟业务,但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已为时过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最近看了很多表示惋惜的报道,但实际上邻家不是第一家倒下的品牌,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3页 [1] [2] [3] 下一页 

三年开出168家店的邻家便利店倒闭后 留下三点警示

邻家便利店开价超过10亿寻找接盘方

邻家命运多舛:高速扩张引发危机 股东出事成最后稻草

苏宁“争抢”邻家提速便利店布局 电商巨头不断涌入

北京邻家便利168家门店全部关闭 或与善林金融案有关

搜索更多: 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