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州 深圳 南京 杭州 郑州 武汉 太原 西安 沈阳 成都 全国300城市 综合
登陆 | 注册
观点研究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观点智库 >> 观点评论 >> 正文
罗森华东1000家店 一个时代的结束

  2018年6月7日,日本罗森便利公司在中国上海庆祝在华东地区1000店开业。

  01

  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罗森便利在华东的1000家店其意义在于,它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即在上海这个这个现代便利店的发源地,以国有大型本地企业为代表并主导的便利店发展时代的结束,而以外资尤其是日资为代表为主导的便利店发展时代的开始。

  1997年10月10日我在《文汇报》上发表了《上海已进入便利店规模发展期》的文章,当晚,联华超市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研究我的文章,会议决定成立便利店公司“联华便利(快客便利的前身)”,发展便利店业态,此后,粮油集团的良友便利、梅林正广和集团的光明便利、农工商超市的好德便利,家得利超市的21世纪便利纷纷成立发展,形成了国有大型企业集团发展小型便利店的格局。这一个格局持续了20年,直至今年罗森在华东开出1000家店这种格局终被打破。

  中国连锁业界最早一批连锁人因为我在1995年出了一本《超级市场连锁经营管理》的小册子(当时成为他们创业开超市的第一本读本)而把我称为中国超市的“教父”,对这个称呼我不置可否,但大家真的不知道我是非常在意大家能够把我称作便利店“教父”的。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在上海这个城市能够动员起这么多的大企业来发展便利店这个小业态的。因为那是在1997年而不是21年后的2018年,便利店已经成为互联网经济时代资本新风口的零售业态。

  02

  罗森便利在中国便利店发展中的特殊意义


  1996年6月,罗森便利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便利店,罗森便利在上海的出现使我开始更加关注便利店业态,其中我1997年在《文汇报》上提出的观点,即便利店业态必须是大企业的战略行为,这个观点实际上就是源自于对上海华联集团和日本大荣公司这两大商业集团合资发展小型业态便利店的研究结果。

  1997年在我的推动之下兴起的大企业发展便利店的过程中,罗森便利店成为上海便利店公司最好的学习样板,这一点罗森是有着杰出的贡献的,那时候上海的各大便利店公司从罗森学店铺选址、商品布局陈列、门店营运管理等等,因为是在家门口的学习对各大本土便利店公司获益良多。

  日本罗森便利对上海便利店乃至中国便利店的现代化发展是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的。但是,罗森便利早期在上海的发展是非常不顺利的,一是因为上海各大公司发展便利店的力度极大,竞争迅速形成,二是罗森无法适应中国企业的不对称的竞争,比如当时只要是罗森选中的店址,各大公司会蜂拥而上加钱加码搞到手不给罗森机会,三是日本企业的决策太慢,适应不了中国市场的快速竞争。

  03

  罗森便利在中国过去的发展证实了与国有资本合作的失败

  以下是罗森便利在与上海企业合资过程中的变化情况:

  1995年11月23日,华联(集团)有限公司与日本株式会社大荣便民连锁公司签署合资意向,在中国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开设24小时全年无休便民商店,规划第十年达到1500家店铺。

  1996年1月22日,双方正式签署合资合同,合资公司名称:上海华联罗森有限公司,总投资1000万美元,注册资本500万美元,华联集团出资150万美元,占30%,日本大荣便民出资350万美元,占70%。双方约定,在公司达到20家店铺,或者在即将达到的3个月以内,双方按比例再投入总投资与注册资本之差额500万美元;并约定根据公司的发展,经董事会同意可以增资。

  1996年2月,上海外资委批复同意成立“上海华联罗森有限公司”。

  2000年,“日本株式会社大荣便民连锁公司”名字变更为“日本株式会社罗森;(大荣集团退出,三菱进入)

  2002年6月21日,双方召开董事会通过公司股权变更议案,即日本罗森将其持有的21%的股份转让给华联集团。当时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美元,股权转让后华联集团出资1020万美元,占51%,日本罗森出资980万美元,占49%。2004年国家商务部批复同意上述股权转让。

  2007年11月,商务部批复上海市外资委,同意华联集团的51%股权划转给百联集团。

  2011年6月,双方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百联集团将其持有的36%的股份转让给日本罗森,转让后双方的股权比例为,百联集团15%,日本罗森85%。

  2013年2月,公司董事会决议,公司投资总额增加为15000万美元,注册资本增加为5000万美元,3000万美元的增资额由罗森(中国)投资公司投入,增资后公司的股权比例为,百联集团300万美元,占6%,日本株式会社罗森1700万美元,占34%,罗森(中国)3000万美元,占60%。

  2014年2月,上海市商务委批复同意,日本株式会社罗森将其持有的34%股权全部转让给罗森(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2016年11月,双方签署产权交易合同,百联集团将其持有的6%股权转让给罗森(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不再使用”华联”品牌字样。

  罗森便利与上海国企的合作从1996年开始到2016年结束整整20年,没有辉煌过,但它总算摆脱了国有企业的体制而且是特大的国有企业(百联集团)体制,应该是幸运的。

  在这个过程中有三点教训值得记取:

  第一,2000年华联罗森的大股东日本大荣退出三菱进入,背后的原因是大荣由于在经济高涨期间投巨资于商业地产导致资金链断裂最后破产;

  第二,2002年华联罗森大股东移位华联同时经营主导权也转交华联,这是因为上海的国企以为他们会比日本人更高明的表现,同时也是无法承受长达6年亏损的无奈;

  第三,2016年百联集团全部退出罗森,而正在这一年零售业公认便利店进入互联网经济时代的资本风口期,这又是一个百联集团战略短视的明证!

  百联集团退出罗森,不仅仅是上海国企实行商业国际合作的一个失败,同时也是上海大型国企发展便利店的大失败,因为在那个时代发展起来本土性品牌可的、快客、好德、良友、光明等品牌影响力已经全面落后于罗森、全家、7-11和喜士多等日本和中国台湾的品牌了。

  在我的文章中已经有两个业态上海从全国第一而演变成弱势并边缘化,这就是超市和便利店,下一个沦落的业态会是哪一个呢?百货店或购物中心?实际上造成这些的原因是在零售业这个高度竞争的行业中国有企业的体制与机制上的弊病,急迫需要研究的是上海的零售业何时实行“国退民进”。

  04

  为什么是罗森华东1000家店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呢?

  在罗森便利开出华东1000家之前,已经有三家便利店公司开出过各自的1000家便利店,可的便利最早在2004年就在华东地区开到了1000家店,随后快客便利在2008年在华东地区开到了1000家,再往后是全家便利在华东地区开到了1000家店。

  那为什么是罗森便利在华东地区开到第1000家店的时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呢?理由有四:

  第一,2008年之前有两家上海本土的国有企业在华东地区的便利店达到过1000家,2008年之后再也没有上海其他的本土国有企业在华东地区的便利店达到过1000家了;

  第二,2008年之后的10年中只有两家外资的便利店公司全家和罗森在华东地区的便利店达到了1000家,而且从店铺的数量和质量以及经营的效益上都要远远优于早先开到1000家店的可的和快客便利店;

  第三,早于罗森的全家华东1000家店为什么不代表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的理由是,全家是在做市值,即公司出售的价格,因为台资企业的最终结果是将公司卖个好价钱,而罗森是在做中国市场的未来,尤其是罗森近两年来推出的“大加盟”政策可能预示着日资便利店在中国找到了发展的正确道路。

  第四,在上海和整个华东地区外资便利店优于和强于本土国资便利店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地得到了确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上海本土的并以大型国企为母公司的便利店公司的大势已去已成定局,没有悬念了,因为在便利店的数量,经营质量、品牌影响力、对消费者变化的反应速度以及盈利的状况等,两者的距离越来越大。

  更有两点不可思议,即上海本土的便利店20多年来竟然没有一家是真正盈利的!以及商品的结构还是20年前那样超市的浓缩版,没有突破杂货店的业态局限。

  05

  “小店大公司做”那个曾经辉煌时代里标志性企业

  上世纪90年代上海以国有大企业为主导的便利店发展盛况,我至今记忆犹新,以下是我21年前提出便利店“小店大公司做”的观点之后,上海各大国企成立便利店公司发展便利店业态的时间排序。

  唯有可的便利在我的文章发表之前成立了便利店公司,1997年初光明乳业投资的上海可的便利超市有限公司成立(前身为1994年成立的可的食品公司),发展高峰值是在上海和上海周边的华东16个主要城市开设了便利店共1300家。

  1997年11月27日联华超市成立联华便利有限公司,2004年翻牌为今天的快客便利,发展高峰时店铺遍及全国,门店数达到2200家店。

  1998年9月上海粮油集团成立良友便利有限公司,1998年11月开出了第1家门店,高峰时门店数到了750家。

2页 [1] [2] 下一页 

中商罗森正式进入安徽市场 首批五家店亮相合肥

零售头条:中商罗森合肥首开5店 与安踏争抢周杰伦的德尔惠已倒下

刘梦婕:中商罗森为何看中安徽市场,进军合肥?

中央商场罗森6月27日两店同开 6月新开9家店

罗森联手陶然居 重庆诞生首家现制“热餐”便利店

搜索更多: 罗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