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热门资讯频道 >> 正文
从亚马逊到美团,无边界不战争

  如果你要创新,你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

  市值过6800亿美元的亚马逊,一路走来承受了太多的质疑,可当书店、超市、计算能力等一个个领域被其相继颠覆之后,外界这才算看清贝索斯的思维所在。

  而在中国,存在着一家与亚马逊一样备受质疑的公司,那就是美团。从本地生活服务到出行再到收购摩拜,美团的边界似乎越来越模糊。很难有人说清楚,美团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的确,如今与吃喝玩乐出行相关的需求越来越离不开美团。从外卖到到店消费,从点评业务到寻找吃喝玩乐信息,从旅游住宿到婚嫁,再到如今收购摩拜以后的出行。

  “我们希望成为在线服务领域的亚马逊。”前不久在接受The Information的采访时王兴这样说道。

  但这一战场从来都不平静,从阿里、携程到滴滴,美团的边界越模糊,友商阵营就越庞大。

  超级生活服务平台

  4月3日,摩拜股东会通过了美团收购方案后,业界有一条段子流传开来:最初王兴的一句“饭否”,做了美团外卖。后来,用户想去店里吃,美团做了打车。再后来,用户想去距离较近的店,美团就收购了摩拜。

  虽是调侃,却道出了美团近年来在本地生活服务的布局和真谛。从成立之初的团购,到后来的卖票、餐饮,到近期的出行,美团在生活服务进行了一次又一次对边界的外探,但又始终围绕自己的逻辑。

  比如到店、到家、旅行和出行,都是用户的刚需场景,在前三个领域,美团已经确定了行业龙头地位,跑在了行业前面。这些布局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断进行边界的外探,美团始终没有离开用户需求,而这也正是外探的必要性所在。

  就以近期出行领域的美团两大动作为来说,首先是网约车市场,美团看似半路杀出,但细想之后就会发现其合理性。

  2017年年底时,美团内部进行架构调整,成立了新零售&打车事业群,其在出行领域的野心显露无遗。但据熊出墨请注意了解,美团做打车并非是奔着抢占市场份额,从中分得一杯羹而去。其真正原动力是为了给用户提供“吃喝玩乐行”的一站式体验。

  王兴此前也说过,美团的业务特征很大程度是和位置相关的。用户在喝玩乐之时,有打车这一需求。而很明显,打车归属于LBS(基于位置的服务)。所以在此逻辑之下,美团打车的上线就显得是在情理之中。

  后来的事大家也都有看到,3月21日,美团打车上线国内最大的打车市场之一——上海,当天收获超15万订单,三天后占领当地30%市场份额。而用户的需求不止于此,美团的业务外探也就不止于此,于是又有了美团收购摩拜。

  共享单车是用于解决城市中最后3公里的出行困扰,但过去两年的野蛮生长,让共享单车领域正好走到十字路口,继续融资和烧钱逃不开资本的怪圈,但美团收下摩拜,正好能够终结共享单车的资本游戏死结。

  实际上,美团的布局能够让共享单车不只是局限在最后一公里出行的限制内,更多能够与吃喝玩乐等服务进行联动起来。摩拜单车董事、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此前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就提到,共享单车的覆盖半径集中在1-3公里,与人们吃喝玩乐、上班、休闲的生活场景高度重合,这是生活服务中的重要一环。

  通过技术来提高服务的效率,也是美团一直在关注的重点。比如在配送环节,美团已经可以把每单派送时间压缩到28分钟左右。前不久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王兴还透露,美团已经在朝阳大悦城内测无人配送车,预计在2019年实现片区规模化运营。在王兴看来,很多突破性的技术,例如人工智能,在最初仅服务于少数人,而美团科技创新的根本目的是普惠大众。“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美团在2016年就成立了W项目组,研发特定场景下的无人车配送,2017年当王兴察觉到无人配送会是外卖行业的趋势,“送外卖机器人会很快出现”时,美团将W项目组提升为事业部,由美团点评科学家夏华夏博士领导,担任无人配送部总经理一职。

  围绕到店、到家、旅游、出行四大LBS场景,美团正在通过四大场景的全覆盖来实现一条龙的超级生活服务平台+高频全入口的布局。

  不妨脑洞大开的畅想一下,未来打开美团App,餐饮和猫眼电影服务都可以与单车服务串联起来,酒店和旅游也可以与打车业务实现联动,这个背后能够重构线上线下的流量,优化用户的体验,甚至能够在新零售领域玩出新花样。而随着送外卖机器人、无人配送车技术的商用,还能够有更多意想不到的体验。

3页 [1] [2] [3]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网站简介 - 刊登广告 - VIP会员 - 开放平台 - 内容制播

权威商业媒体 零售淘金门户

Copyright (c) 2003- 浙ICP备13037369号 红商网 版权所有